中国绿色人才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手机APP
手机APP
首页 中心概况 人事代理 公开招聘 职称评审 人才培训 技能鉴定 毕业生就业 政策文件

行业动态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行业动态
  • 库布其的绿色之路

    更新时间:2018-08-14 浏览次数:333 信息来源:光明日报

    库布其沙漠腹地,放养的牛群为牧民带来了更多的经济收益 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明月当空,踩踏着松软的细沙,就近登上一座沙丘,静享盛夏七月夜晚的清凉。此刻,苍茫的库布其沙漠正被皎洁的月光所笼罩,在这里,仰望繁星闪烁,侧耳倾听七星湖畔飘来的阵阵蛙鸣,清新空气中弥漫的是青草的气息……

    “小时候我有两个梦想,甚至是幻想:一是像愚公那样搬走这座沙漠,让沙漠变成绿洲,另一个是不再挨饿。后来在长期的治沙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沙漠是一种财富,是有价值的东西,不是敌人,不是祸害,可以把问题变成机遇。”在七星湖畔的“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永久会址,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向到访者讲述了自己对沙漠的认识和30多年来坚持治沙造林的经历。七星湖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库布其沙漠腹地,七个美丽的湖泊点缀在雄浑的沙漠里,与湖边茂盛的植物组成一幅美丽的沙漠绿洲景观。

    治沙人员铺设生物基可降解聚乳酸沙袋沙障,单人背负沙障的材料可供当天作业所需 资料照片

    库布其沙漠横跨内蒙古自治区三个旗,是中国第七大沙漠,因恶劣的生态环境曾被称为“死亡之海”。30多年来,几代库布其治沙人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在这片浩瀚的沙海中成功地走出了一条美好生态与富裕生活共同发展的绿色之路。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库布其沙漠三分之一的面积得到了治理,900多万亩沙漠变成“绿水青山”。沙漠生态产业的发展,让十多万沙区农牧民摆脱了贫困,过上了好日子。王文彪和库布其人当年的梦想,正在一步步照进现实。

    苏建英在亿利资源植物组织培养实验室工作 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1.这条绿色之路,曾是生存之路

    严重的风沙肆虐,沙漠的侵袭和不便的交通是多年来困扰库布其沙区群众生活和企业经营的桎梏。亿利集团的前身杭锦旗盐场,距最近的火车站不到70公里,却因茫茫大漠的阻隔,外运产品需绕行300多公里,每吨盐运输成本要增加几十元,企业经营十分艰难。“1988年,我到杭锦旗盐场当场长后,第一个场长令就是‘5块钱治沙’,从每吨盐的收益中拿出5块钱来种树,这是为了遏制风沙吞噬企业盐湖,保住企业饭碗。后来我们修建穿沙公路,也是为了生存,不修路产品就运不出去。”王文彪说。

    1997年,伴随着鼎沸的人声和机器的轰鸣,被当地人称作穿沙公路的锡乌公路破土动工。为了保护新修的公路不被流沙掩埋,杭锦旗边修路边治沙,先后组织了7次万人治沙大会战。历时近3年,这条全长115公里,纵贯库布其沙漠腹地的公路终于在1999年通车。

     

    汽车行驶在杭锦旗境内的锡乌公路(穿沙公路)上 新华社记者 邹予摄

    穿沙公路建成后,就成为一条绿色之路,在沙漠里延展的不只是一条银色的丝带,还有公路两侧越来越宽阔的绿色走廊。如今,纵横交错的穿沙公路网,不仅让沙漠出行变得十分便捷,而且收到了将广袤的沙漠化整为零、分而治之的效果。穿沙公路的通车,让库布其人实现了“走出去,请进来”的愿望,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让他们拥有了更宽广的生存之路。眼下,在穿沙公路东侧,一条崭新的双向四车道公路,像一条黑色的长龙伸向远方。这条新的穿沙公路比旧公路缩短40多公里,将于今年底取代已超期服役10年的旧穿沙公路。

     

    库布其国家沙漠公园七星湖景区 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2.这条绿色之路,也是富裕之路

    穿沙公路的通车掀开了库布其沙漠神秘的面纱,也成为沙区群众走向富裕生活的起点。库布其人开始思考沙漠是否可以开发,是否可以利用。要想活下去,就得治沙,要想富起来,就得搞沙产业。这些年来,库布其人利用沙漠光热资源丰富、土地广阔的优势,积极发展绿色产业,通过产业带动治沙。

    在杭锦旗独贵塔拉镇道图嘎查牧民新村,北京自驾游至此的两家人正从一户牧民家走出,他们高兴地对记者说:“刚看了一下这户的住宿条件,很不错,住宿每天每人70元,房东还请我们品尝了自己做的酸奶,很好喝。就住这里了。”2006年,在杭锦旗旗委、旗政府的支持下,亿利集团把生活在1000多平方公里沙漠中的36户农牧民,统一搬迁出来,为每户建起了106平方米的住房,每户配套建设一栋养殖大棚和种植大棚,让他们发展集约化种养殖业,引导他们参与沙漠治理,发展农家乐、牧家乐旅游产业。牧民们用自家的马、自家的骆驼搞服务、搞旅游,真正实现了脱贫致富。记者从牧民处了解到,如今36户农牧民中,年收入最少的也有近20万元。与此同时,1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也得以休养生息,经过十多年来的不断治理,正在逐渐变成一片片绿洲。

    在政府支持性政策的引导下,亿利、伊泰、东达等当地众多企业进行产业化投资,逐步形成了生态修复、生态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位一体”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生态产业综合体系,不仅增加了沙区农牧民群众的收入,还有效解决了生态治理的可持续性问题。

     

    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会议中心 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3.这条绿色之路,更是科技之路

    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银肯塔拉生态景区是位于库布其沙漠里的一个4A级景区,来到这里,最醒目的是沙丘上一片白色方格袋状的沙障,远望白色沙障,如同给沙丘披上网状的外衣,流沙因沙障而被锁固,方格中还可种树。达拉特旗绿化办主任、林业局副局长吴向东介绍说:“这种沙障,是生物基可降解聚乳酸沙袋沙障,这是一项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沙障技术。同草方格、沙柳等传统沙障相比较,其铺设效率提高3~5倍、材料搬运量大幅减少,障体材料在10年左右可完全生物降解,杜绝了化学残留和二次污染。”

     

        2016年至2017年凌汛期,杭锦旗重点水生态治理项目引入5000多万立方米的黄河凌水滋润了库布其沙漠,一次性治理沙漠36平方公里 记者 郭红松摄/光明图片

    发明这项技术的是北京利沃德科技有限公司的虞毅博士。他出生于内蒙古,毕业于内蒙古林学院沙漠治理系,毕业后在内蒙古从事沙漠治理工作12年,之后又前往日本鸟取大学继续深造,从硕士到博士,学习研究的依然是沙漠治理。“我从参加工作以来都是在和沙子打交道。如今,赶上党和政府在治理沙漠政策上的大力支持,能将发明成果服务于社会,是我最大的满足。”他介绍说,这项技术,首先考虑其持久性和环保效果,而不是眼前的经济利益。该项技术成果,因其治沙的环保理念,2008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在2004年以前,我们一直在做聚乳酸沙袋沙障的风洞模拟实验。模拟实验成功后,又先后在内蒙古、甘肃等8个地方做了10年的现场铺设实验,2017年才正式开始商业推广应用,这一年来已经在库布其沙漠等我国北方地区铺设了近万亩。”他说。

    2017年,虞毅博士的这项技术被国家林业局选中,作为一项中国创造而又非常适合应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实用治沙技术,在第十三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缔约方大会上展示推介,其一大优势是生物基来源的材料和实施的过程都是环保的。

    “在治沙的过程中,我们也蛮干过,也走过弯路。”王文彪不无遗憾地提起多年前,曾花2700多万元从美国引进沙漠树种,结果发现长出的每棵树都是一个“抽水机”,根本不适合在库布其沙漠生长。

     

    参加“大中亚荒漠化综合治理”国际培训班的国际友人在库布其沙漠现场观摩防沙治沙成功案例 资料照片

     

    为实现科学高效治沙,亿利集团专门设立了种质资源库。在亿利资源植物组织培养实验室,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碌的工程师苏建英。为收集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植物种子,50多岁的她经常和其他技术人员一起,深入沙漠,寻找最有生命力的植物,回到实验室,还要经过一次次的培育实验。种质资源库积累了30多年治沙的成果,保存了1000多种珍贵的植物种子,通过科学搭配,这些沙生植物不仅能在库布其沙漠种植,而且在西藏、新疆,以及中东、北非等国内外多种环境的沙漠中均可成活生长。

    “十八大以来的5年多时间里,亿利在库布其治沙超过2000平方公里。亿利治沙30年取得了343项治沙科技创新成果,其中有290多项都是这几年取得的,蓬勃发展的亿利库布其重大生态产业项目,也都是这段时间上马的。”王文彪深有感触地说。(记者 郭红松 高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