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色人才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手机APP
手机APP
首页 中心概况 人事代理 公开招聘 职称评审 人才培训 技能鉴定 毕业生就业 政策文件

行业动态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行业动态
  • 不砍树照样能致富,这些招数让绿水青山变身“绿富美”

    更新时间:2018-09-29 浏览次数:215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

    林权抵押贷款、生态补偿,直接赎买、定向收储,林地入股、折股量化……近年来,伴随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经济措施和办法的引入,让大老粗的林区变成了“绿富美”。

    “绿水青山红利多”“不砍树照样能致富”“砍树变看树,林区变景区”“告别木头经济走出发展新路”“沙漠戈壁也能成为金山银山”……9月22日,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举办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有效实现途径研讨会”上,30个林区展示了自己的转型成功经验。

    敲开银行门 盘活万重山

    福建省武平县号称“八山一水一分田”,是我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发源地。“由于之前的改革未触及产权这个核心问题,武平的林业发展困难重重。”研讨会上,福建省武平县县长廖卓文说。

    廖卓文将这些困难概括为“五难”:乱砍滥伐难制止、林火扑救难动员、造林育林难投入、林业产业难发展、望着青山难收益。

    “谁都觉得林地反正不是自己的,白天砍伐林木,晚上运输最后偷偷卖掉,随便上次山就是百来块钱。”武平县捷文村一位村民说。据记载,1993年武平县森林公安曾前往捷文村查处乱砍滥伐行为,一次抓捕10人,其中7人被判刑。

    廖卓文介绍,2001年6月,武平县选择捷文村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试点,在充分尊重群众意见的基础上,按照“山要平均分,山要由群众自己分”的思路,把集体林均山到户。

    “乱砍滥伐现象迅速得以控制,全县的青山保住了。”廖卓文说。

    捷文村村民李桂林一家在分到的200多亩林地上,种毛竹、竹笋,2002年一年收入就有2万多元。2004年,李桂林家盖起了一幢3层楼房。

    2008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把武平县所做的探索上升为国家决策。这场改革被誉为“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中国农村又一场伟大革命”。

     

    玉龙雪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的自然风光 摄影/章轲

    但之后不久,武平县又遇到“评估难、担保难、收储难、流转难、贷款难”的“新五难”。

    林业生产周期长,至少五六年才能见效。“行行都说融资难。而林业投资大、见效慢,融资难上加难。”一位基层林业干部说。

    廖卓文介绍,2004年6月,武平县在全国率先开展“林权抵押贷款”试点;2009年,武平县探索建立了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机制,将县城饮用水源地商品林划为县级生态公益林,采取租赁方式加以保护。

    2013年7月,武平县在福建省率先开展林权直接抵押贷款;2017年7月,在全国率先推出“普惠金融·惠林卡”金融新产品,县农信部门根据林农所拥有的林权面积和信用条件进行授信,额度最高可达30万元,首批向符合条件的52名林农发放了“惠林卡”。此举使林农及林企手中的“材”置换为“财”,将大量“沉睡资源”转化为“活资本”。

    数据显示,林改16年来,武平县造林面积75万亩,超过林改前25年的总和,林木蓄积量达2179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达到79.7%。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增加了11993元,是林改前2859元的5.19倍。林改还带动了县域经济发展。2017年武平财政收入11.73亿元,比林改前的0.96亿元增长了11.2倍。

    “在基层有一句话,叫做‘敲开银行门,盘活万重山’,但银行的门不是好敲开的。”福建省沙县县委书记杨兴忠介绍,近年来,沙县建立了由政府牵头、林银联手的协调推进机制,“一评二押三兜底”,探索林业普惠金融新机制,破解了“钱从哪里来”的难题。

    杨兴忠解释说,“一评”即建立一套评价机制,评信用等级、评林木价值;“两押”即基金担保、林权抵押;“三兜底”即基金兜底、保险兜底、收储兜底。为解决林农林权小而散、交易难、流转难、周转难等问题。

    杨兴忠介绍,截至目前,银行累计发放林权抵押贷款8.83亿元,贷款余额5.62亿元。此外,沙县还创新推出普惠林业金融产品“福林贷”,放贷989笔,金额1.08亿元。林业PPP项目以县国有林场和森林资源收储有限公司为主体,吸纳各乡镇街道林场,共同实施国家储备林、森林质量精准提升、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等建设项目。

    “两山”理念诞生地的真经

    浙江省西北部的安吉县,最近几年的颜值越来越高了。

    “跟其他地方不同,安吉打造的是全域绿化、全域旅游的概念。”浙江省安吉县县长助理熊义说,安吉是中国竹乡,与其他地区遍地开花的工业园不同,安吉规划建设的是4500亩的竹产业高新技术集聚区。

    熊义介绍,安吉还完成了“安吉冬笋”品牌管理及质量保障全程可追溯体系建设,有17家竹笋专业合作社(企业)进行追溯打码。安吉县林产品众创基地销售额达1000多万元。林下套种杨桐、林下中草药种植、竹笋培育等林下多模式融合经营示范点10个。

    截至目前,安吉县有竹产品及配套企业2000余家,注册商标200余个。2017年安吉县竹产业总产值210亿元,以全国1.8%的立竹量创造了10%的竹业产值。

    熊义介绍,茂密的竹海和12.1万亩的彩色森林,让安吉成了一个大花园。全县有森林旅游景区34家,4A级竹林景区6个、竹林特色景区12个。2017年,安吉县共接待游客2237.5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82.69亿元,县域森林旅游产值94.59亿元。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乡村风光 摄影/章轲

     

    山东省淄博市原山林场管护的一片山林 摄影/章轲

    说起林区的成功转型,不能不提我国生态公益型林场的样板——山东省淄博市原山林场。上世纪50年代,这个林场刚组建时,森林覆盖率不足2%,石灰岩山地只有石头没有土。这个林场也是远近闻名的负债4000多万元的“要饭林场”。

    60年来,原山人先治坡后治窝、先生产后生活,在石坡上凿坑种树,从悬崖上取水滴灌,石缝扎根,终于让一座座荒山绿起来,目前森林覆盖率达到94.4%,成了鲁中地区不可或缺的生态屏障。

    在原山林场,党委书记孙建博有一句话:绿起来与富起来不是对立的,要让林场既长“叶子”,又长“票子”。依托生态资源发展森林旅游、生态康养、园林绿化,创建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原山林场已先后整合了当地7家不景气的旅游景点,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超过100万人次。红色旅游也红红火火,每年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学习培训团体4000多个、10万余人次。到2017年,原山林场的经营收入过亿元,固定资产超过10亿元。

    在广东省佛山市有一个云勇林场。这家林场曾经以首创“卖青山”(整座山头木材估价)的销售模式而名声远扬,为佛山和珠三角地区提供了大量木材和林副产品。但这种涸泽而渔、饮鸩止渴的做法,也让这家林场吃尽了苦头。

    2001年,佛山市委、市政府明确将云勇林场定位为生态公益型林场,全面调整云勇林场发展模式。此后10年间,市财政累计投入近3000万元,对云勇林场进行林分改造,种下樟树、榕树、鸭脚木、藜蒴、红锥、木荷等阔叶生态树种和珍贵树木,替换生态效能低的商品林。

    监测数据显示,如今的云勇林场各类树木释放氧气价值达到8.23亿元,生态服务价值超过26亿元,成为佛山市森林生态系统最完善的郊野森林公园。

    不毛之地变身塞上绿洲

    在林场把绿树变成“摇钱树”的同时,荒漠地区也在试图将黄沙变“黄金”。

    山西省右玉县副县长祝亮告诉记者,右玉县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几十年前,全县仅有残次林8000亩,林木绿化率不足0.3%,土地沙化面积达到76%。

    祝亮说,右玉选择的是一条“发展苗木产业富民”的路子,全县育苗面积达到8万亩,年生产苗木560万株,已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樟子松苗木产出基地。右玉还逐步形成区域特色的沙棘加工企业、沙棘园种植基地,带动农民持续增收。全县现有沙棘林28万亩,引进沙棘加工企业12家,年采沙棘果5000吨左右,仅采摘沙棘果一项就可为农民增收3000多万元。

    目前,右玉县有注册备案的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32家,吸纳社员676人,其中贫困社员490人。祝亮介绍,右玉县将林业项目造林工程交由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实施,2017年有19家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311名贫困劳力参与了工程建设,人均劳务收入达到5160元。2018年有32家合作社430名贫困劳力投入造林绿化和沙棘林改造工程建设。

    在河北省塞罕坝,曾经是“黄沙遮天日,飞鸟无栖树”的荒漠沙地上,如今却长出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林海,森林覆盖率由12%增加到80%。不仅如此,这里每年的森林旅游、绿化苗木等产业总收入高达6亿多元,森林资产总价值200亿元,每年还能提供价值超过120亿元的生态服务。

     

    塞罕坝每年为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37亿立方米、释放氧气55万吨,成为守卫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 摄影/章轲

    塞罕坝机械林场党委书记、场长刘海莹介绍,塞罕坝林场建设了8万多亩绿化苗木基地,培育了云杉、樟子松、油松、落叶松等优质绿化苗木。1800余万株多品种、多规格的苗木,成为绿色“聚宝盆”。这些苗木销往京津冀、内蒙古、甘肃、辽宁等全国十几个省区市,每年收入超过1000万元。

    塞罕坝的森林旅游每年也吸引游客50多万人次,一年的门票收入可达4000多万元。第一财经记者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场区看到,这里东西主路全长1.2公里、南北主路全长500米的森林小镇已初具规模。统计数据显示,这里的旅馆、饭店数量达到118家,床位超过11000张。

    “近年来,林区既保护了绿水青山,又收获了金山银山,实现了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生态美与百姓富的有机统一。”在9月22日的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说。

    北京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浦劬认为,当前应加快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切实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绿水青山。

    “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辩证关系中,绿水青山是决定性因素,只有保护恢复好绿水青山,才能从根本上守住金山银山。”研讨会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表示,国家将建立生态资源定价、损害赔偿和自然资源有偿使用等一系列制度,让守护绿水青山者获得相应的经济回报,激励他们更好地保护和发展绿水青山。(章轲)